追蹤
李鈞震 2009政治新聞 讀書會
關於部落格
公民社會具體的展現,就是對政治、社會、新聞的關心。公共議題,引導現代人關心國家與世界所發生的大事,注意時代的潮流,明白自己權利所在,也了解社會的諸多問題,最後要實現社會正義與公平,維護人權,促進世界的進步。
  • 865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美牛案罔顧民意 藍委批官員為所欲為

極度愚蠢6

〔摘要12.29.2009許紹軒/自由〕美國牛肉爭議繼續延燒,國民黨立委曹爾忠昨天在立法院指出,韓國進口美牛導致政局動盪的殷鑑不遠,政府怎可不重視民眾聲音?他痛斥外交部官員,「不要以為國民黨立法院席次超過四分之三就為所欲為,你們只是坐享權力,我們這些選舉的人有壓力!」

曹爾忠指出,()政府罔顧民意,逕自與美國簽訂議定書,如今面對民意反彈卻把責任推給立法委員,「執政團隊出問題,竟然這麼蠻橫無理!」監察院長王建煊說得對,有一堆公務員笨蛋。曹爾忠痛批國安會秘書長蘇起,日前有關「台美議定書」高於國內法的言論。他說,議定書等同於條約,最多位階就是跟國內法平行,怎麼說高於國內法?

外交部長楊進添表示,台美議定書,大家無法理性看待。

 

鬥牛關鍵 在協議書最末段【摘要12.29.2009自由陳重信】美牛修法最後關頭,馬政府仍希望以境外「查驗」來替代「境外阻絕」,並不斷透過媒體,語帶恐嚇,要民眾共同承擔得罪美國的後果。幾點鬥「牛」的教戰守則供參考:

一、決戰境外:食品安全與國家安全一般,「決戰境外」才為上策。美牛已被國人視同黑心食品一般,修法使其境外阻絕,重啟協商,只有如此,別無選擇。

二、不要模糊:所謂「查驗」,英文為inspection,但是美國政府不可能放任「外國人或外國官員」在美國領土內,行使美國官員方能行使職權的任務,隨便交由外國官員去查驗。

三、不懼報復:外交部說,美方可能採取「經濟報復」,例如美方拒絕台美TIFA恢復協商。但據前駐美官員稱,台美TIFA自2007年仍維持視訊會議,只是沒坐下面對面。

四、不要擔心美方態度:美方應很清楚,境外阻絕,損失大約一億美金中的2%(約只有二百萬美金),為此區區數目,對台灣「經濟報復」、「不支持台灣參加國際組織」,不但會引起台灣民眾的反彈,更加強全面拒吃美牛(結果是,包括無骨、帶骨,佔約95%金額的損失),更糟的,很可能引起台灣人從來沒有的反美情緒。

五、又是馬的問題:美牛,單純的食品安全議題,但主導協議的國安會官員,其無知、傲慢及無視食品安全政策風險溝通透明的重要性,凡事黑箱作業,才引發社會反美牛情緒。美方應很清楚是「馬」的問題,不是「牛」的問題。

六、讓人看不起:行政院衛生署三管五卡,是圍繞在技術性干擾,企圖為國安會的錯誤亡羊補牢。這種玩文字、做小動作的幼稚行為,不但浪費納稅人的錢,又違反台美協議書、WTO承諾,及國際慣例上互信的基礎,馬政府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做法,讓外國人看不起多加一樁。

七、重啟談判的良機:事實上根據協議書內最後一段「shall hold consultations within 180 days of the effective date of the protocol to review its implementation180天內,應就本協議之執行事項進行諮商)」,台美雙方可趁此機會檢討,避免因未做好風險溝通所引發的爭議。

美牛議題,是我在教「風險溝通」課程時,教科書裡最好的負面教材。巳經執政快兩年了,馬政府還以為仍在「在職訓練」,真是害慘了全國的民眾。(作者為台北醫學大學講座教授,前環保署署長)

請把人民當A咖:再談美國牛事件【工商時報 社論 2009.12.29摘要】官海浮沉,昨日貴為總統的A咖,今日都可能淪為涉貪在押的F咖,所謂AC咖之分,無非是政客機關算盡的操弄罷了。不過,在民主社會裡,政府是公僕,人民是A。遺憾的是,人民往往只有在選舉時才被奉為A咖,選舉一完,船過水無痕,又有幾個政治人物是真的為全民福祉著想?

以今天即將在立法院對決的「美國牛事件」為例,事件發生已超過兩個月,主事者國安會秘書長蘇起,在聖誕夜當天以幾近「恫嚇」的方式告誡朝野:立院若針對美國牛進口政策修改食品衛生管理法,則不論採用那個版本,都有違台美牛肉議定書,恐遭美方報復之虞,可能的後果包括貿易投資暨架構協定(TIFA)、智財權及避免雙重課稅等諮商恐限入空轉,以及美方支持台灣參與國際力度。

不知道蘇起是台灣官員的人,乍看這段論述,可能會以為是美國在台協會(AIT)代表在傳達美方「聖旨」。因為他把報復論說得十萬火急,對於美牛骨髓可能致死的人命關天,卻未置一詞;因為他搬出「韓國模式」當墊背,強調開放美牛是台美談判一年多的決定,對於韓國模式的官逼民反,卻未置一詞;因為他要求立院與全民對美牛政策的「黑箱作業」照單全收,對於府院造成這種進退失據的責任,卻未置一詞。彷彿台灣不照著議定書執行,動搖國本之日就不遠矣。

但,實情真的是這樣嗎?先就報復論而言,多年來在台美談判桌上,我方失去的東西,遠比得到的多,美方在TIFA上所要求的三協定包括「投資協定、租稅協定、政府採購協定」,對我方並無太大好處。因此,美方若真的緩議TIFA,很難說是誰報復誰。再者,台灣參與國際社會,有無美方的支持固然是一大因素,但中國的態度恐怕更是關鍵。

至於蘇起引為奧援的韓國模式,官逼民反的情節,其實才是馬政府應該借鏡的決策教訓。韓國總統李明博去年中仗著高人氣,毅然宣布恢復美牛進口,沒想到導致民意大反彈,在短短兩個月內,「百萬人上街示威、國會遭在野黨癱瘓、執政黨在地方選舉落敗、內閣改組」接踵而來。李明博在支持率陡降下,兩度向國人道歉;最後,府會達成「家畜傳染病預防法」修正案,強化國會審批疫區進口牛肉的權力。

如果說任何修法,會引起報復的話,那麼事隔一年,韓國理當遭到報復才是,結果卻是上個月美國總統歐巴馬訪韓,與李明博握手言歡,並承諾在明年促成美韓自由貿易協定(FTA)通過美國國會立法程序

台灣作為國際社會的一員,理當遵守世貿組織(WTO)規定;台灣的國力也的確不比日韓。但即使以小事大,也當有小國的主體性與折衝智慧,不然只會被大國予取予求,甚至連百姓安危都可以當代價。

過去兩個月,高層深知狂牛症可能危害國人健康於萬一。在立法機構未被事先諮詢的情況下,府院要怪國會不識大體,拿美牛事件大搞民粹。按蘇起的說法,馬政府的國安戰略是「和中友日親美」,台灣夾在三大之間難為小,「如果與其中一個鬧翻,其他兩個恐怕也不會理你!」

由此推論,「美日中G3情誼」當有如桃園三結義般堅如磐石,但單看美中G2在哥本哈根會議較勁激烈,就知道上述邏輯有問題。台灣明明可以在G3微妙的強權角力中借力使力,卻想通通討好,才會自陷「父子騎驢」的困境,連安內都做不到!難道上位者,真要逼得民眾公投或效法韓人上街頭,才肯把人民當A咖,謙卑而認真地與之「對話」,而非一味恫嚇?

參考資料:

政府草菅人命

美牛事件的七門課

美國牛肉 台灣人權

立法院不是沈默伙伴

反美牛大遊行

藍修法擋美牛 爛攤給蘇起

 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