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李鈞震 2009政治新聞 讀書會
關於部落格
公民社會具體的展現,就是對政治、社會、新聞的關心。公共議題,引導現代人關心國家與世界所發生的大事,注意時代的潮流,明白自己權利所在,也了解社會的諸多問題,最後要實現社會正義與公平,維護人權,促進世界的進步。
  • 8677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橫空出世的異形NCC

獨裁者啟迪57

【摘要12.30.2009 蘋果】台灣的「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」(NCC),不知是否染上了目前流行的「崇中媚共」病,一面倒地學習中國對媒體的管控,快要成為「警總」的投胎轉世。

台灣電視「跑馬燈」的問題,NCC也要插手,說跑馬燈太亂,看得眼睛受不了,將制訂「插播式字幕管理辦法」,規定所有跑馬燈的格式、方向與字級大小都要規範,違者罰20100萬元。不錯,是有很多觀眾討厭電視跑馬燈,但這不是國家應該干預的,而應該由「市場」決定。政府的干涉會產生政治副作用,無形中產生迫害效應,壓制言論自由。

民主政府,很多時候不做什麼,比做出什麼更重要,更有眼光也更有價值。像是不插手經濟領域、不干涉媒體運作、不介入公民私領域、不衛道說教、不擴大法律範圍以外的管制等等。政府一看到問題就不斷擴大管制,其結果很可能導致法西斯體制的出現。台灣自從馬總統上任以來,管制的意識與範圍比阿扁時代多出許多,NCC就是活生生的例子。

NCC的荒謬與濫權,不僅在管制跑馬燈,還有自行訂定「停播處分要點」及「裁處罰鍰案件要點」等,那些就在違憲邊緣搭建的違章建築,目前已遭社會譏嘲為《新出版法》的惡法。

其實,現有的《刑法》、《兒少法》、《消保法》都可以適用在媒體的違法上,不必再立法管制細節,而讓政府違反言論自由的誘惑越來越大。昨天35家媒體聯名在報上刊載半版廣告,以「給我們自由呼吸的空間」為題,指出NCC的法定職權「只有監理」,但言行有如回到戒嚴時期。

NCC」他們的意識、心態與作風和中國管媒體的宣傳部類似,簡直孿生兄弟。NCC的病灶有:1馬總統個人「管制心態」的濫觴;2老法西斯「國民黨」的陰魂不散;3委員年紀太老「與社會脫節」;4委員多是蛋頭學者;5委員有人性裡的貪權、濫權等的「欲望」;6委員們「自以為義」的心理,被社會各種衛道集團所綁架,而走向民主自由的反面。

這樣越權濫權的機關,正在謀殺我們的自由,應請求大法官釋憲,不能讓它「異形怪獸」般打橫的長大。

權力的傲慢【摘要12.30.2009江春男 蘋果】立法院,決定加強美國牛肉進口的「安全管制」,無異推翻台美議定書,國民黨在立法院佔有四分之三席次,這次擺明要向行政院攤牌。表面上甩了蘇起一個大耳光,實際上痛的是馬英九。

馬英九再三強調「溝通協調」的重要性,但他在這方面的能力最差,他的親信大都是「孤芳自賞、自視甚高」的學者,但不知社會脈動,又缺政治歷練,更缺溝通「習慣」。蘇起的作風引起普遍反感,這種反感是超越藍綠的,但藍營可能比綠營更討厭他。

牛肉進口問題,事先未溝通,事中未知會,事後只會辯護和說教,這是典型的「密室決策」。這個問題在韓國剛發生,李明博吃了大苦頭,蘇起如不知嚴重性是失職,知道而不預作準備是無能,但他高舉國家利益的大帽子,好像只有他在為國家,別人都在為自己,他以為愛國心切,在別人看來只是權力的傲慢。

他主張「和中友日親美」這個方向正確,但知易行難,因為「能力」比意圖更重要;當年阿扁多次嘗試與中共改善關係,不過內外交煎之下,天平不斷被拉往更獨方向,如今馬英九也陷入類似困境,只不過方向剛好相反。「權力的傲慢」是一種慢性病,這是當權者的職業病,它容易體諒自己的不足,但無法理解別人的錯誤。

李鈞震:

1、造成「慢性病」發生,主因有:1.基因遺傳。2.生活習慣不好。3.生活環境很糟,污染嚴重。

2、「權力的傲慢」是一種慢性病1.馬英九團隊們,個個天生就有傲慢的基因;2.他們都沒有「學而不厭,教而不倦」的生活習慣3.國民黨的環境很糟糕,充滿「拍馬屁、敷衍了事、以大欺小、侵犯人權與情色」的文化風氣、醬汁。

3、國民黨的文化,就是中國的主流文化;而儒家文化是中國極少數的人,才做得到的「次文化」。蔣經國、蔣中正都喜歡別人拍他們馬屁,他們讀書都敷衍了事、應付考試,習慣性以大欺小、侵犯人權,又非常「好色」。最後的成果,就是得了「權力的傲慢」這種慢性病。

4、金溥聰、蘇起、馬英九都受「國民黨文化」深深的影響。當然,在這個文化浸淫下,每個年齡層的味道也不同,浸泡愈久,味道愈濃烈。唐湘龍、吳育昇、朱雲鵬、廖鯉、蔣孝嚴一定不敢否認!

民意的報復【摘要12.30.2009余艾苔 蘋果】爭議不斷的「美牛修法」,總算在昨天修成正果,根據藍綠協商版本,「頭骨、腦、眼睛、脊髓、絞肉、內臟」等六項禁止進口。不管是馬英九總統、國安會秘書長蘇起、行政院長吳敦義都提到修法不可違反台美議定書,否則美方會報復,看來,美方還沒報復前,「民意」已經先給馬政府報復了。

即使不是疫區,只要近十年內有發生牛海綿狀腦病或新型庫賈氏症病例的國家,上述六項內容或相關製品都不得進口。藍軍也贊成這樣的修法,分明就是讓上周才親上火線疏通的蘇起難看。面對台美關係的衝擊,馬政府有大麻煩了。馬政府原本以為「三管五卡」已足夠,可以不修法,或是修法時絕對不可以納入「禁止進口」的字眼,曾幾何時,美牛修法竟演變到馬政府完全無法掌控的地步?

有人解讀這是國民黨立委,故意給躲在深宮操弄的蘇起難堪,這只是其一,而非全貌,如果嗅不到「民意」,這些國民黨立委何苦這麼幹?馬政府一再強調必須考量美國報復,但他們心裡可曾想過「台灣民眾」也會不爽,也想報復,昨天的協商版本就是活生生的例子。

 

國安會 怎不讓人驚駭?【摘要12.30.2009聯合報╱李光儀】「總統拒絕發佈緊急命令」和「外交部婉謝外援公文」事件,是八八水災期間爭議極大的兩項決策。國安會在這兩個決策裡到底扮演什麼角色?監察院的調查報告,我們驚駭的發現:作為總統最高的幕僚機關「國安會」扮演的竟然是「沒有角色的角色」。

在「未發佈緊急命令」決策過程中,「馬總統一開始就傾向不發佈緊急命令」,所以國安會「只負責蒐集九二一大地震時的資料給總統」。至於婉謝外援部分,儘管外交部第一時間請示,但國安會卻以「接受外援有前例可循」,並未給予任何政策指示,只是代為傳話,「找其他單位詢問」。

國安會,是總統決定國家安全大政方針的諮詢機關。除了國防、外交、兩岸外,還包括「國家重大變故」。以八八水災的規模,很難想像這不算是「國家重大變故」?但國安會卻選擇在這種時候扮演「剪報小弟」和「總機小姐」的角色,怎不讓人驚駭

在發佈緊急命令問題上,國安會本應給總統具體的建議和政策評估,而不是先觀望總統傾向做什麼決定。在國安會給了整體分析後,總統做出決策後的「責任」在總統;但假如國安會根本未做任何政策建議,就是國安會失職

外交部會在外援問題上「請示」國安會,亦復如此。外交部接受外援與否,不只是政策問題,更有政治疑義,因此必須由國安會做明確指示。國安會不明白下達指令,也未把下情上達,最終造成烏龍,同樣難辭其咎。

比起在「美國牛肉進口」上的堅持,國安會在內部重大議題竟扮演「沒有角色的角色」,不僅逃避責任,更是政治判斷嚴重失準。而這樣的單位竟是總統的「最高諮詢機關」,怎不讓人駭然?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