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李鈞震 2009政治新聞 讀書會
關於部落格
公民社會具體的展現,就是對政治、社會、新聞的關心。公共議題,引導現代人關心國家與世界所發生的大事,注意時代的潮流,明白自己權利所在,也了解社會的諸多問題,最後要實現社會正義與公平,維護人權,促進世界的進步。
  • 8657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寫墓誌銘 恐怕還太早

國際政治啟迪54

【摘要12.30.2009杜念中 蘋果】美國長期以來,把杜拜當做對伊朗的監聽據點和海軍補給站,私人銀行則把杜拜看成擴張中東版圖的據點。美國制裁伊朗,就要扣緊杜拜的金融命脈,讓資金斷流。杜拜金融危機發生後,美國更相信杜拜只具軍事情報價值。而西方國家又不約而同嘲弄杜拜,因信貸過度擴張致使海市蜃樓幻滅。近一個月來,西方主流媒體幾乎每天都可見杜拜的墓誌銘。

杜拜興起前,歐洲人的偏見是:伊斯蘭與資本主義發展無法相容。歐洲人同時相信,伊斯蘭對其他文明極端仇視,所以無法寬容不同的價值與信仰。但「杜拜經驗」證明了「伊斯蘭」不但可以推動資本主義發展、與其他文明並存,而且不會妨礙一個伊斯蘭社會融入全球化潮流。

德黑蘭(伊朗)又出現人民和警察對立。催淚彈、瓦斯槍、木棍、警棒和石塊齊舞,一幕幕彷彿革命的景象又在街頭上演。有人希望這是場不曾間斷的革命,但社運人士卻寧願認為這是場接力的社會運動。抗議者所要求的是社會走向現代化、世俗化,建立更為寬容豐富的文明。

抗議總統大選不公的抗議潮六月間爆發時,全球都聚焦德黑蘭等大都市,很少人注意到不到100公里海域外的杜拜也發生了抗議潮。一群杜拜的伊朗人,在伊朗領事館前示威,目標理念和德黑蘭的同胞一樣,盼總統選舉能帶來改變,反對「神權政治」繼續統治伊朗。

伊朗人,在杜拜佔人口多數,200萬居民中約45萬是伊朗後裔,其中大多是伊朗政治巨變時出亡的難民。1980年伊斯蘭革命,造成知識份子和專業階層的大逃亡,今年六月總統選舉又趕跑了另一批中產階級。

杜拜,近幾十年來野心勃勃的想把自己打造成阿拉伯世界,乃至整個中東的金融、運輸、休閒、購物中心,流亡的伊朗人正好參加杜拜的建設。他們不只在杜拜淘金,還學到如何與阿拉伯人、印度人、歐洲人、中國人、美國人,乃至猶太人在一個小小的城邦都市內相互尊重、和平相處。

杜拜,有遜尼派和什葉派的清真寺、基督教堂、印度教聚會所,甚至還有猶太教堂。很難想像在阿拉伯世界,如此多元的宗教可以和平共存。透過與杜拜間頻繁的交往,杜拜的「新伊斯蘭文明」很容易就為伊朗人所熟悉嚮往。伊朗人跨過短短的海峽,就可以抵達另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,中產階級乃至富人勤於到杜拜旅行、購物、觀賞花花世界,甚至置產

根據非官方統計,伊朗在杜拜的私人房地產投資超過5000億美元,存款則更為驚人。政治穩定、社會開放,加上國際級金融服務,把杜拜打造成阿拉伯世界及中東地區私人投資和避險的天堂。

但對阿拉伯和中東而言,杜拜具有不同的意義。它是阿拉伯世界中唯一包涵多元價值的世界級都會。杜拜經驗也許難以複製,然而埃及、敘利亞、伊朗、沙烏地阿拉伯和伊拉克人都不願看到杜拜倒下。因為「杜拜」代表希望,代表未來,是證明他們也有能力走出落後、創(再)造文明的標竿。

如果伊斯蘭世界的富裕階層,願意支持杜拜,杜拜沒有倒下的理由;度過了金融風暴,杜拜還是可以挺立在波斯灣口,繼續向東南西北開放。

 

馬總統裡外皆輸 夢魘沒結束【摘要12.30.2009聯合報╱程嘉文】馬政府在「台美牛肉議定書」簽訂後兩個月,經歷縣市長選舉失利,民調持續探底,簡直是一場凌遲,後面接著還有「公投」和立委的挑戰,「美牛夢魘」還沒結束。

「美牛爭議」在縣市長選舉,已予國民黨痛擊,且直到昨天,立法院朝野的修法共識還是超過議定書內容,馬政府可說面面皆輸:對美國,台灣出爾反爾,TIFA、免簽證、先進武器,很難不受影響;對黨內,馬主席意志被立委集體翻案,威信大失;連帶使未來推動ECFA與其他兩岸政策時,遭遇更大的疑懼與阻力。

立院朝野協商表面接受國民黨團版本,其實根本不是藍營原本立場,而是一路讓步的結果,幾乎等於綠營初期版本。國民黨在壓力下讓步,民進黨加碼進逼;綠營表面妥協,實際又利用議事技巧,把法案三讀延到明年初,如此一來「反美牛公投」議題就不致熄火,可與推動公投的社團繼續分進合擊。

回顧藍營的潰敗,不令人意外,主導談判的國安單位雖高唱「大戰略」,對國內政情判斷卻完全錯誤;原本應扮演第一線政策辯護的黨籍立委與行政院各部會,同樣被國安單位「突襲」,紛紛視美牛事件為燙手山芋,誰也不願「搶出頭」扛下爛攤子。

如果議定書簽訂前,國安單位先與各部會與立院黨團溝通;如果締約消息一公布,馬總統以元首之尊親自上電視,完整闡釋開放美牛的利弊評估;局面不會搞到野火燎原、完全失控的地步。馬總統以超高票數當選,上任一年多來聲望卻跌到扁政府水平,如果還不調整治國之道,一場又一場挫敗,只怕不夠消耗四年。

李鈞震:

1.      要了解伊斯蘭文化,就要先了解《可蘭經》,沒有精讀《可蘭經》的人,不可能了解伊斯蘭文化。阿拉伯人、伊朗人、伊拉克人、印尼人等不同族群,有不同族群的特殊文化,再加上《可蘭經》的訓練,使得每個國家所呈現出來的伊斯蘭文明都不太一樣。

2.      全世界不管哪一個族群,都想要過更安穩的生活,都想要受尊重。問題是,要如何才能夠做得到?沒有專業知識的訓練,學習就非常緩慢,文明的進展就非常地緩慢。

3.      杜拜未來能不能成功?憑藉的不是累積多少金錢,以及管理階層多麼有遠見,而是杜拜政府能夠匯集多少世界一流的人才在那裡工作?杜拜的大學要什麼時候才能夠像普林斯頓?知識與教育的累積,才是民族能不能永續發展的最重要關鍵。

4.      國民黨六十年前到台灣來,是用軍事鎮壓與暴力來統治台灣,並不是用知識份子與高科技來統治台灣。蔣介石執政時代,絕大多數台灣的知識份子都被屠殺,從中國大陸來的知識份子絕大部分被冷凍,台灣的管理階層都是一群軍閥與笨蛋。

5.      未來台灣不管是哪一個政黨執政,重點是執政的政黨必須要有學問,領導幹部必須是國際級大學者,不然,一定會被百姓瞧不起。有權力的人,如果沒有知識,就不會有行政效率,那麼獲得權力地位就會變成一種「醜聞」。

6.      民進黨領導團隊的「知識密度」,如果超過中國的領導團隊,「台獨」就一定會成功;國民黨領導團隊的「知識密度」,如果超過中國的領導團隊,三民主義就可以統一中國;中國的領導團隊「知識密度」,如果超過台灣執政黨,中國就可以併吞台灣成功。

7.      社會大眾與記者,如果認為馬英九、吳敦義沒有知識水準,那麼一定是B咖或C咖,絕對不會是A咖;阿扁如果可以寫一本教科書,被世界各大學所採用,不管他會被關幾十年,他在世界上一定是A咖,誰都無法阻擋。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